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,本是大陆军总司令,脱下戎装才走上政坛,后来的总统因为要兼任三军统帅,所以历代接任者都必须效仿华氏,身上要具有一些英武之气。如果实在不是军人出身,也要身材魁梧,精力充沛。

这种心照不宣的传统,决定了美国总统身体都比较健康,大部分人能够顺利干满任期,不过,身体是否健康有时候也要听天由命,毕竟意外的事情谁也说不准,比如这次特氏染疾。

1919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刚落幕,西班牙流感又开始肆虐,当时出席巴黎和会的美国总统伍德罗·威尔逊(Woodrow Wilson)不幸染病。有历史学家认为,威尔逊的患病,如蝴蝶效应般改变了世界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始于1914年7月,打了4年于1918年11月结束,一战被视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之一,全球约1400万人在战争中丧生。为了防止这样的惨剧再次出现,1919年1月,全球32个国家的代表云集法国巴黎,共同商讨世界的新规矩。

虽然会议的目的是追求和平,但说话的音量还是取决于拳头的大小。整场巴黎和会都被“三巨头”所主导,也就是美国总统威尔逊、法国总理克莱蒙梭(Georges Clemenceau)以及英国首相劳合·乔治(Lloyd George)。

萦绕在巴黎上空的阴霾,除了讨价还价的争吵之外,还有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,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当时已经导致数以千万计的人丧生,而到了1919年仍没有减弱的迹象。法国正是其中一个重灾区。巴黎和会进行的时刻,法国正进入第三波爆发,所有人都身处险境。

在和会之中,美法之间针锋相对。威尔逊是一名理想主义者,他提出了著名的“十四点和平原则”(Fourteen Points),例如限制军备、航海自由、反对秘密外交,以及最重要的一点——成立国际联盟。

威尔逊有博士学位,为人宽厚,他反对向战败国进行报复,不赞成羞辱式惩罚德国。与威尔逊不同,克莱蒙梭性格刚烈,素有“法兰西猛虎”(Le Tigre)的称号。法国素来跟德国不和,过去50年曾两次跟德国人打仗,他认为要以最强硬的手段对待德国,从而让他们再也无法威胁法国安全。

于是,在如何处理德国的问题上,威尔逊和克莱蒙梭僵持不下,谈判陷入僵局。就在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个戏剧性转折。

康复的威尔逊失去了往昔的专注能力,开始变得疑神疑鬼,总是觉得周围都是法国间谍。当年的白宫管家埃尔温·胡佛(Irwin Hoover)后来透露,威尔逊变得有些奇怪,比如他对酒店的家具特别感兴趣,总是把玩一些小东西,可以肯定的说,那次大病后,威尔逊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有历史学家咨询了生物学家,猜测威尔逊是得了定向障碍(disorientation),一种对时间、地点失去鉴别能力的精神错乱状态,属于流感的并发症。

同时,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,本想收回德国占领的山东半岛土地,希望威尔逊能够仗义执言,但威尔逊此时根本无心讨论会议内容,忽视了中国的请求,任由日本接手了德国占领的山东土地。最终,中国作为战胜国,只拿回了当年八国联军时德国抢夺的天文仪器。

消息传来,中国老百姓义愤填膺,在1919年5月4日这一天,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,痛斥帝国主义的伪善,虽然中国人表达了不满,但远在欧洲的巴黎和会没有任何改变,仍旧继续进行。6月,协约国正式和德国签署了《凡尔赛条约》。

在西班牙流感期间,美国死了67.5万人,威尔逊比较幸运,逃过了一劫,然而,未来世界的走势,也因为威尔逊的患病和康复而发生了彻底改变。

如果威尔逊没有生病,或者他因病去世,巴黎和会是否有另一个版本?世界大势会不会走上另一条路?这个猜想的结局,恐怕只能留给科幻小说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